×
NEWS CENTER

新闻中心

组建国家数据局,释放的四个信号!

时间:2023-03-30 11:21:37 次数:1644

近日,根据国务院关于提请审议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的议案,组建国家数据局,负责协调推进数据基础制度建设,统筹数据资源整合共享和开发利用,统筹推进数字中国、数字经济、数字社会规划和建设等,由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管理。国家数据局的组建,至少释放了四个信号。

信号一:

数据要素为国家重要战略资源

数据成为第五要素。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早已成为经济学中公认的生产要素,在农业经济、工业经济发展中,四大要素一直处于核心地位。进入数字经济时代,数据当仁不让成为最有价值的要素之一,国家数据局的组建,可看出数据要素已成为国家的重要战略资源。

政策确认:

数据第一次确认为新型生产要素。2020年4月,《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数据第一次作为新型生产要素,成为继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之后的第五要素。文件提出,要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包括推进政府数据开放共享、提升社会数据资源价值、加强数据资源整合和安全保护。

政策导向:

探索数据要素流通规则。经济发展有赖于要素资源的充分流通和开发利用。2021年12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要素市场化配置综合改革试点总体方案的通知》,提出探索建立数据要素流通规则,包括完善公共数据开放共享机制、建立健全数据流通交易规则、拓展规范化数据开发利用场景、加强数据安全保护,并提出到2023年,在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基础制度建设探索上取得积极进展。

政策升级:

数据要素专项意见。《国家数据资源调查报告(2021)》显示,2021年我国数据资源产量占全球数据总产量的9.9%,居全球第二。2022年12月《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构建数据基础制度更好发挥数据要素作用的意见》指出,数据基础制度建设事关国家发展和安全大局,要充分发挥我国海量数据规模和丰富应用场景优势,激活数据要素潜能,做强做优做大数字经济,增强经济发展新动能,构筑国家竞争新优势。文件提出了四大制度建设。

信号二:

数据协同共享势不可挡

多年堵点痛点。数据互通、数据共享是近几年政府部门工作中普遍存在的堵点、痛点。各部门都有自身职责定位,有上位法,有上级要求,有一套多年形成的业务规则,业务管理中的各类数据有可能含敏感信息、涉密信息、舆情信息等等。

实施执行不易。在数字中国、数字政府建设中,数据协同共享,谁来协同谁?谁主动共享?共享什么数据?共享到何种程度数据?如何与各部门面对的上级要求相适配,如何维护共享中的数据安全?一系列问题,谁来制定业务的数据标准、协同共享标准?谁对协同共享的数据负责?

满足了机构保障的刚需。政府数据协同共享的难,不限于技术,不在于能力,更不要只是指责政府部门作为与否,政务数据协同共享需要顶层设计,更需要机构保障。

目前尚不可知国家数据局在实际工作开展中的发力方向和着力点,然于数据工作而言,国家数据局的组建,让数字中国、数字政府建设,有了个明确的、强有力的机构。

政策设计:

有目标。2022年6月《国务院关于加强数字政府建设的指导意见》提出了到2025年的主要目标。

数据协同:

有部署。《国务院关于加强数字政府建设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要提升跨层级、跨地域、跨系统、跨部门、跨业务的协同管理和服务水平,并在协同监管、协同服务、协同治理、协同响应等方面进行了部署安排。

数据共享:

有模式。强调“共同使用、共享收益”。《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构建数据基础制度更好发挥数据要素作用的意见》强调数据要素的共享性和普惠性,提出要推进非公共数据按市场化方式“共同使用、共享收益”的新模式,完善数据要素收益的再分配调节机制,让全体人民更好共享数字经济发展成果。

信号三:

数据治理时代拉开大幕

政府从管理思维向治理思维的转变,已倡导多年。多地政府在实践中探索,在探索中前行,为数据治理提供了鲜活的经验案例。近两年党中央 国务院文件中有关数据治理的内容,也逐步涉及了治理格局、治理方式、治理模式、治理能力、治理体系、治理制度等一系列内容,为已然到来的数据治理时代,提供了框架思考。

关于数据治理,目前的认知与实践,较为多元化,大致可分为如下四类。笔者浅见,以实际工作与现实需求而言,四类实践,皆有裨益。寄期望于国家数据局的组建,能为数据治理提供更多方向、更多支撑、更多指导,能让数据治理更有利于人民群众和市场主体的获得感。

数字化治理:

最为普遍。基于信息化和数字技术,从政府数字机关建设到业务办理的在线可办、“全程网办”,到跨部门的“一件事”、“证照互认”等,到跨地区的“全城可办”、“省内通办”“跨省通办”,到区域协同性质的京津冀协同办理、长三角一体化、大湾区协同办理等等。不讳言,现实办理中,真正实现上述跨越的可办事项比例仍不高,也仍存在着部分人工帮办、代办等线下形式,然涉企、涉群众办事事项确实在一步步的数据化、便利化。数字化治理已开启多年,部分业务办理,如电子税务局等,在成熟中不断升级迭代,真正的利企便民。企业和群众也越发拥抱欢迎数字化治理方式。

数据赋能政府治理:

实效突出。借助数字化工具,提升业务办理效率、业务治理能力等。在社保工作、住房公积金、生态环境领域等,都有卓有成效的运用。林业工作中遥感技术的普遍应用,也是一例。三年疫情防控工作,数据赋能彰显清晰。数据赋能过程中,如何完成管理思维的触动,完成向治理思维的转变,是接下来的一个重要探索。

用数据治理:

更为务实。问计于民、问需于民。每年度各地政府的民生实事、折子工程,2023开年以来,各地政府对招商引资、优化营商环境的高度关注等等,地方数据能提供最直接、最接地气、最有效的决策依据。笔者在多地政府部门的培训工作中,经常问及,本地区季度或年度中,新办企业集中在哪些细分行业,有哪些共性需求,面临哪些现实堵点,本级政府能提供哪些服务打通堵点,本级政府需上级部门提供哪些支持?大多无人能答。地方数据中蕴含着地方治理宝藏,蕴含着地方发展财富,如何深度挖掘数据,用数据提供更好的、更贴合地方实际、更有助于地方发展的施政方针,尚需多下功夫。

数据要素治理:

最为期待。《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构建数据基础制度更好发挥数据要素作用的意见》的出台即提出的各项探索,对下一步数字化治理和数据治理等各项工作,皆充满期待。

信号四:

数字经济主导地位已定

顶层设计:

高规格。2021年12月国务院印发《“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提出,“数字经济是继农业经济、工业经济之后的主要经济形态,是以数据资源为关键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为主要载体,以信息通信技术融合应用、全要素数字化转型为重要推动力,促进公平与效率更加统一的新经济形态”。

机构设置:

由部际联席会到国家数据局。2022年7月国务院同意建立由国家发展改革委牵头的数字经济发展部际联席会议制度,成员单位由国家发展改革委、中央网信办、教育部、科技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民政部、财政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住房城乡建设部、交通运输部、农业农村部、商务部、国家卫生健康委、人民银行、国务院国资委、税务总局、市场监管总局、银保监会、证监会等20个部门组成,国家发改委牵头。2023年3月,国家发改委的统筹推进数字经济发展职能并入国家数据局。

大力推进数字经济发展,包括数字经济内核、外延,也包括数字经济与数字政府、数字社会的协调发展。发展数字经济不只限于经济领域价值,更具有全社会意义。数字经济在下一步发展中的主导地位凸显。

一是加快发展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在统计意义上,数字经济核心产业是指为产业数字化发展提供数字技术、产品、服务、基础设施和解决方案,以及完全依赖于数字技术、数据要素的各类经济活动,其产业范围确定为:01数字产品制造业、02数字产品服务业、03数字技术应用业、04数字要素驱动业等四个行业大类,主要包括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电信广播电视和卫星传输服务、互联网和相关服务、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等,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础。第05大类为产业数字化部分,指应用数字技术和数据资源为传统产业带来的产出增加和效率提升,是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的融合。

二是加快数字经济与各领域融合发展。凯恩斯经济学有个投资乘数概念,数据要素是数字经济深化发展的核心引擎,数据与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的多维、充分融合,带来的乘数效益,将会数倍、乃至数百倍于原有业态、原有领域。原有要素支撑下的各业态、各领域,在数据深度融合,发挥作用后,皆可能有无限发展空间。

三是促进数字经济、数字政府、数字社会协调发展。《国务院关于加强数字政府建设的指导意见》提出,以数字政府建设为牵引,拓展经济发展新空间,培育经济发展新动能,提高数字经济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准确把握行业和企业发展需求,打造主动式、多层次创新服务场景,精准匹配公共服务资源,提升社会服务数字化普惠水平,更好满足数字经济发展需要。

我国是数据资源大国,在数据越发重要,作用越发显著的当下,组建国家数据局,传递的信号是丰富多元的。我们翘首以盼。

来源:今报在线


巨龙信息的数字化实践


随着数字化、信息化进程的加快,国家治理体系也随着社会发展进步不断调整革新。"推进数字政府建设"已成为新时代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升政府行政效率和履职水平的必然要求。

巨龙信息凭借20多年的公安信息化建设经验,借鉴公安的数字化之路,复用数据工程的方法和工具,通过多年数字政府实践积累的经验,充分发挥智能大数据治理的经验和能力,积极参与各地数字政府建设和标准制定,在领导决策、市域社会治理、政务数据治理等方面助力数字政府建设,辐射全国。

扫一扫分享当前页面
分享到